我所知晓的陈树仁先生
作者:袁立学 2011-2014年在马达加斯加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    更新日期:2016-06-06    访问次数:

      

         狂风骤浪不解瓢泼者的离愁, 岁月芳华不待两鬓渐次斑白, 那是混乱的年代,他们举家自广东顺德出发一路南下,据说本想循着前辈的足迹奔赴南洋,不想随着海风来到了被当今人们称之为“伊甸园”的马达加斯加,也因此成就了陈树仁先生颇为传奇的人生。  

 

        遥想当初不易路

 

在感叹当下陈树仁先生家族生活丰裕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引起我们在头脑中勾勒第一代华侨们的生活,几代人生活在这个与家乡远隔重洋的岛国,起初到达时,颇有些荒岛求生的意味,当初的第一代华侨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 

 

 

追忆港澳求学时

 

 

 

陈树仁先生是当地第三代华侨,青少年时便曾到港澳学校学习。

 

 

        每当我与陈树仁先生促膝长谈,他总会在不经意间谈起那段美好的回忆。在我听来,不觉那段旧时光虽已是过往,但于陈先生无疑满是留恋,那是街边粤式肠粉的香味萦回在梦里,梦醒后依然因忆及与青少年伙伴无忧无虑地游走在故土而泛起一撇五味杂陈的笑意,那时身边的风于耳边是故乡小曲的悠扬,那时身边的风于脸上更是吹面不寒的温馨。那个年代随风慢慢远去,但是陈先生也正是在那段求学时间里学习了很多实用技术,更重要的是,使他养成了爱动脑、勤动手、好钻研的好习惯,为他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他常对我说:“工作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要勤奋,要动脑,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本事,当你休息的时候,就一定要好好放松自己,去享受生活。”这些话与我国清代学者李渔的一副亭联有异曲同工之妙:“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来者往者溪山情景且停停。”

                      

         他乡执着传文化

 

 

        在国人遍布全球的时代,每一个在外驻留的炎黄子孙就如同一片嫩叶,虽然生长在不同的角落,但根只有一个。陈先生就尤其是这样一片嫩叶——他致力于当地的汉语教学、关心中国文化在当地的传播。他曾师从叶问,学习咏春拳,现在的他早已两鬓填霜,但始终执着于教授当地青年咏春拳,并且还收了很多徒弟,教他们舞狮。在陈先生的组织和发起下,菲亚那华侨小学自早期的执着于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到今天,俨然已经成了当地中国传统文化的舞台,成为当地中国文化的传播中心。

 

       菲亚那华侨小学的每一次文化活动,都会成为当地一次节日般的聚会,每一个菲亚那人都会全身心地享受那份精神的愉悦。就这样,在陈先生的推动下,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在当地日益受到人们的欢迎,而尤其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并继而成为中国文化的自觉传播者,引领者当地人们走近多彩的文化世界。

 

 


 

 

        始终怀揣中国心

       

        没有一片落叶没有“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情怀,没有一个游子没有“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慨,更没有一个热爱祖国母亲、心系桑梓的华侨不怀揣一颗一片赤诚的中国心,而陈先生尤其如此。

 

       陈先生每周都要召集徒弟练习咏春拳,他说他不缺钱,更不会向这些徒弟收学费,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传播中国的武术和中国武术历经几千年所熔铸的思想内在。有趣的是,那个用来练武的木人换作了水泥做的泥人,泥人上写着“小日本”。

        陈先生每每和我相见,必定要询问我关于中国的事,大事小事只要是关于中国的事,他都很关心。询问后他往往静下来思考一会,然后神采焕发地和我畅谈他对这些事的看法。感人之处在于他有些普通话是听不懂的,更有些话是不会讲的,我又不懂粤语,于是他会用完法语用英语,用完英语用笔写,万幸的是我看得懂繁体字,这样沟通才不至于进行不下去。即便是这么困难重重,可是在这世界一隅的岛国马达加斯加,即使别人听不到他的声音,即使他很少再踏上祖国的土地,可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向我问询着关于祖国的消息······

 

        马达加斯加富裕的华侨子弟大多早已奔赴欧美,与此同时,还有很多华侨仍然生活在马达加斯加。不知他们将来会怎么样,至少现在活得有滋有味。

 

 

(作者:袁立学 2011-2014年在马达加斯加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