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英军拿下马达加斯加岛
作者:于晓晶     更新日期:2017-04-11    访问次数:

为避免轴心国染指法国殖民地,英国发起“预防性作战”——

1942年英军拿下马达加斯加岛

 




1940年6月,迁都维希的法国政府不顾同盟国伙伴英国的反对,向纳粹德国投降,沦为法西斯的“鱼肉”。1941年底,德国与日本商讨合作控制印度洋,切断同盟国的航运联系。当时,印度洋上的马达加斯加岛在维希法国手中,日方建议德方压迫维希政府将马岛交给日本海军使用。英国及时获悉了轴心国的阴谋,提前实施“预防性作战”,抢先拿下马岛。

 
  失败的阴影


  1942年3月12日,英国首相丘吉尔下令组建第121两栖特遣队,准备进攻马岛。两天后,特遣队在苏格兰正式成立,主力是英国陆军皇家装甲兵团麾下的A、B、C海外特殊作战中队,他们之前接受过登陆强化训练,准备在“未指明的热带海岛作战”。23日,特遣队离开苏格兰,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没有直指马达加斯加,而是先到南非的德班港,与其他支援部队会合。


  到达南非后,特遣队迅速“膨胀”成由3个步兵旅、1个两栖突击队、1艘战列舰、2艘航母、2艘巡洋舰、11艘驱逐舰及10余艘辅助船只组成的庞大军团,这是自1915年英军在土耳其达达尼尔海峡登陆失败后首次实施战役级别的两栖作战。需要指出的是,当年发起达达尼尔登陆战的人正是丘吉尔,但因计划粗糙,那次战役以惨败告终,这一回,丘吉尔决心一雪前耻。


  由于两栖登陆作战异常复杂,英军参谋人员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但受达达尼尔之败的影响,英军上下普遍存在畏难情绪。在“求稳”心理的影响下,英军考虑同时进攻马岛的迭戈•苏亚雷斯、马任加、塔马塔夫三个港口,以便分散法军的注意力,从而尽快在岛上获得桥头堡,然后再稳扎稳打。但丘吉尔也不糊涂,毕竟同时攻打三个港口,英军自身的力量也分散了,于是他干脆来个“乾坤独断”,决定集中所有力量,只攻迭戈•苏亚雷斯港一点。

 
  做好最坏打算


  迭戈•苏亚雷斯位于马岛北部,地形险要,船要想进港,先得通过只有0.25英里宽的水道,那里的法军已布设了水雷,且在岸上集结8个海岸炮群,同时还能得到约10艘军舰和30架飞机的支援。不夸张地说,迭戈•苏亚雷斯已变成“岸边要塞”。


  但英军没空去想这些,4月26日,第121特遣队分两批从德班出发,途中,英国海军多次通报四周有日本潜艇活动。为了保险,特遣队悲壮地准备了两套指挥班子,分乘两艘登陆舰,随时准备有一个班子被日本潜艇“一网打尽”。

  一路走来,英军倒也有惊无险。5月4日黄昏,船队到达距离马岛约90英里的集合点,所有人都在考虑一个问题:“法国人到底是会投降还是会应战呢?”因为没有一个国家会对这么大的两栖进攻毫无察觉。但出乎英军意料的是,法军真的未向外海派出一兵一卒,也就是说,英军来得“神不知鬼不觉”。指挥官当即下令,进攻迭戈•苏亚雷斯的“铁甲舰行动”在子夜时分启动。


  首先出马的是英国海军扫雷艇,负责清除8英里长水道中的水雷,当第一枚水雷被引爆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岸上法军的炮击。


  奇怪的是,法国守军似乎是都睡着了,没有任何反应。接下来,英国扫雷艇完全放开手脚,数枚水雷被连续引爆,登陆舰随后跟进,放下满载士兵的小艇实施抢滩。


  到了这个节骨眼,法军总算有点反应了,他们匆忙用枪炮封锁英军登陆场,阻止其向内陆挺进。此时,英国老旧的驱逐舰“安东尼”号开始“发飙”,载着突击小队强行冲破法军火网,在敌人防线纵深登陆成功。经过交火,突击小队占领一座法军炮台,敌人开始出现恐慌,许多掩体里只有武器,人却跑没影了。


  战场上没有绅士!


  5月6日,未等大部队登陆,英国先头部队便向距离登陆点约20英里的迭戈•苏亚雷斯城区推进。这本是一次出敌意料的奇袭,却因英国人的绅士做法泡汤了。途中,英军抓获四名法国军人,指挥官不但没拘禁他们,还大度地让他们给城里的法军捎去一封信,希望对方“合作”。显然,这几名获释的俘虏给法军带去警讯,结果英军在安特西纳尼隘口遭遇强大阻击。


  法军早就建好了碉堡、机枪掩体和炮垒(安上能够打坦克的75毫米野炮),他们利用既设阵地,很快敲掉英军打头的两辆“瓦伦丁”坦克,另两辆坦克也很快被“爆头”,见势不妙,仅存的一辆英军坦克在碾毁法军一辆摩托车和一辆卡车后撤退,向后面的部队报警。闻听战报后,英军指挥官破口大骂:“战场上没有绅士!绅士都死绝了!”此时,他对隘口无可奈何,因为法军在水道里布设的水雷太多,为了避免触雷,英军运输船只能在距海滩较远的地方放下登陆艇,造成小艇往返时间过长,登陆部队严重缺乏食品和弹药,特别是攻坚的重炮和坦克要等上一天,因为运输船需要趁涨潮时才能把它们送上一处偏僻海滩,但接下来的问题是那里没有道路,上岸的火炮和坦克搬运困难,来不及为攻打隘口的部队提供支援。
  好在困难都是暂时的,经过努力,英军有一个旅跌跌撞撞地上岸了,他们利用夜色掩护攻击前进,不过他们没有足够的通信器材,部队间沟通不畅,导致一支小部队单独深入法军后方,当发现没有支援后,只好带着俘虏返回出发阵地。

 
  两瓶酒换一座炮台

  为打破安特西纳尼隘口的僵局,英军再次祭起小部队敌后突击的法宝,让50名陆战队员搭乘驱逐舰去奇袭安特西纳尼码头。他们冒着法军零星的炮火登陆,发现码头上没有多少敌人,士兵们一鼓作气占领了法军后勤站并俘虏了指挥官,同时释放了许多被关押的英国侨民。5月7日凌晨1时,英军前后夹攻,攻入了安特西纳尼殖民官员的住处,法军有组织的抵抗至此宣告结束,只剩下装备12英寸火炮的一个炮台还未投降。于是,一名英国军官带着两瓶杜松子酒去拜会炮台指挥官,劝说他们放下了武器。同一天,迭戈•苏亚雷斯守军宣布投降,英军初步得手。


  退往内陆的法军试图用残存的潜艇偷袭英军,但不是被击沉就是被俘虏。此后数月,英法在马岛丛林里断断续续进行了多场战斗,经过安德拉马拉尼亚之战后,法军残部遭到重创。直到这时,法属马达加斯加总督阿曼德•列奥•安内特才出来投降,马岛登陆战役全部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英法交战之际,日本海军也中途“插了一脚”。早在英军登陆前夕,他们便向马岛水域派出潜艇,企图狙击英国舰队,但直到5月29日,日本的伊-10、伊-16和伊-20潜艇才抵达交战区域。伊-10施放飞机侦察迭戈•苏亚雷斯港,结果被英国驱逐舰发现,指挥部命令港内外舰艇立即调整泊位,以防遇险。当夜,日军果然对港口动手,他们施放两艘微型潜艇进行渗透,只有一艘混入锚地,但遭到英舰深水炸弹攻击。慌乱中,日本人发射两枚鱼雷,英军一艘6990吨的油船被击沉,另一艘驱逐舰被击伤。随后,这艘微型潜艇冲上海滩,两名日军仓皇逃窜,被马岛居民和英国陆战队员合力击毙。

 
  马岛登陆战的胜利,巩固了同盟国在印度洋的航运安全,便利了美国经由东非海岸向北非、苏联乃至中缅印战场提供有力的支援,保证了战争主动权逐步向同盟国一方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