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炫目得如同属于另一个星球
作者:凤凰旅游——黄橙    更新日期:2017-04-18    访问次数:

       非洲从来不属于平庸,要么让人恐惧,要么让欲罢不能。马达加斯加,一个遥远的孤立于非洲大陆之外的非洲岛国,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苍凉的山野、奇异的物种、遥远的记忆……行走其间,仿佛时光倒流。很多景、很多人,恰似电影画面。


  最不可思议的是,马达加斯加生活着许多地球上绝无仅有的物种,令人叹为观止的“猴面包树大道”、奇趣横生的狐猴王国、飘着奶香的迷人香草……与其说它是人类梦想中的伊甸园,毋宁说它属于上帝精心营造的另一个星球。


 猴面包树


       马达加斯加的生命奇观浑身是宝的猴面包树


  穆龙达瓦是马达加斯加旅行的重头戏,在这里可以看到千姿百态的猴面包树,尤其是夕阳西下时分,“猴面包树大道”惊心动魄的美无与伦比。


 猴面包树


       即便曾经在电影里或者新闻报刊上看过猴面包树的图片,当你真正站在穆龙达瓦的猴面包树大道上时,还是会被如此伟岸、奇异、密集的猴面包树群所震憾。黄昏时刻,站在湖畔看夕阳西下,猴面包树在逆光中形成的天际剪影和水中倒影,你将强烈地感受到上帝对这片土地的偏心。


  这样惊心动魄的壮美景象,足以与地球上任何人间奇迹相媲美。为了此刻的感动,千万里的遥迢旅途又算得了什么呢?


 猴面包树


       对于马达加斯加人来说,猴面包树简直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它不仅是猴子喜欢享用的美味树,也是当地人生命中的营养树和摇钱树。在饥荒年代,猴面包树是他们的救命食粮;在干渴时,猴面包树是他们的琼浆玉液;在日复一日的平俗日子里,猴面包树更是默默地向他们奉献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穆龙达瓦

    在穆龙达瓦路边,常有人售卖猴面包树的果实,个个都有椰子那么大。听当地人说,猴面包树处处是宝。剥开来,果肉里包裹着许多籽,这些籽的含油量很高,榨出的油呈淡黄色,是当地人最喜爱的食用油;猴面包树的树皮里含有丰富的纤维,可以造纸、织席、制绳以及乐器的弦,很早以前人们还用它来制作粗布;面包树的嫩叶可以当青菜炒了吃,而且这些叶子与果实一样,都可入药,可消炎、退热、治疟疾,还可以镇静安神。

 

穆龙达瓦


       当我感叹猴面包树的木质又轻又软,不能用来做家具、盖房子时,当地人笑说,当然可以!马达加斯加的先人把猴面包树的树干掏空,弄个茅草顶,直接就搬进去居住了。猴面包树最粗的直径可达12米,要40个人手拉手才能围它一圈,掏空它做成的房舍还很宽敞。小一点的猴面包树,也可以掏空来做畜栏、贮水室、储藏室……



       浑身是宝的猴面包树本身长相已够奇特,为此它拥有了“大胖子树”、“瓶树”、“倒栽葱”等绰号。在穆龙达瓦乡间,还有更稀奇古怪的猴面包树,比如情侣猴面包树,两棵硕大的猴面包树缠绕在一起伸展向天空,感觉更像是“日本相扑树”,活脱脱是两个大胖子在肉搏。


情侣猴面包树

 

       在穆龙达瓦,猴面包树是随处可见的风景。不可思议的是,当地人告诉我,猴面包树也有公母之分,那不是植物学上的雄雌,而是人类学上的。


  在奇灵地自然保护区,密林中生长着一棵公猴面包树,树身上斜长出的枝干,极像勃起的男性生殖器,且被人摸得油光发亮。这棵公猴面包树是当地人的树神,土著妇女经常来此求子,用手的抚摸来获得生育的力量。


 

公猴面包树

 
除了公猴面包树,穆龙达瓦荒野上的母猴面包树也相当令人拍案称奇,猴面包树的树干内凹,形如女性器官,来此膜拜的该是土著男子了吧?


  无论在哪个国家,史上都有生殖崇拜一说,将这样的崇拜依附于树,依附于石,皆成为令人惊叹的生命奇观。


 


       每只狐猴都有户口享受国家津贴


  衣食无忧时,人便越有闲情逸致享受生活。而到了马达加斯加,才知道这里的狐猴早就过上了那样幸福的生活。小小的马达加斯加有17个国家公园,为狐猴专门建立了多个保护区。在这里,每一只狐猴都登记在册,享受着国家津贴。


  狐猴是真正从史前幸存下来的动物,在恐龙时代后期,这种灵长类动物就生活在地球上了。在时光不知疲倦的轮转和沧海桑田的巨变中,可怜的狐猴在许多地域都成了其他物种的盘中餐,只有马达加斯加人迹罕至的山野丛林保护了它们。马达加斯加简直就是狐猴的“诺亚方舟”。


 

狐猴


       据统计,生活在马达加斯加的狐猴共有54种,恰好是一副扑克牌的张数。其中,最帅的狐猴是生活在昂达西贝国家森林保护区中的环尾狐猴,它也是动画片《马达加斯加》里13世狐猴国王朱利安的真实原型,现在人们也习惯叫它国王狐猴。

 


 

国王狐猴


       这种狐猴很有人性,特别喜欢在地面上活动,而不像其他狐猴那样趴在树枝上。环尾狐猴还有一种嗜好,是喜欢聚在一起晒太阳,朝着太阳摊开四肢,使温暖的阳光洒满胸部、腹部、两臂和大腿,因此马达加斯加人又称它们为“崇拜太阳的动物”。


  鼠狐猴也让人过目不忘,它是马达加斯加体型最小的狐猴,在哈努马法纳国家公园可以寻觅到它的身影。鼠狐猴不仅外形小巧如鼠,而且也是一种夜行动物。


  鼠狐猴夜行的习惯刺激了视网膜色素层的发育,大大增强了狐猴的夜视能力,加上它还拥有十分发达的捕捉超声波的听觉器官,才练就成举世罕见的“武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中,它突然伸出两只前爪精准地捕获空中飞蛾,极像中国小说中身怀绝技的武林人士。



 

 熊猫狐猴


       与体型最大、尾巴最短的狐猴Indri相遇,是在昂达西贝国家公园。马达加斯加人更喜欢叫这种大狐猴“Babakoto”。马达加斯加语“Baba”是父亲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Koto的爸爸”。当地流传着一个民间故事:有一天小男孩Koto爬到树上,被一群蜜蜂围攻,紧急关头大狐猴上树救了它,于是Indri就成了koto的再生父亲。


 

Babakoto


       在昂达西贝森林中找寻大狐猴的身影时,令人印象最深的,一是Babakoto拥有与它的体型不相称的巨掌,这双巨掌使它能牢牢地抓住粗壮的树枝,从而自如地在森林中腾越;二是Babakoto每天都要举行许多次响彻云霄的“大合唱”,像是宣示地界主权,又像是寻开心。

  马达加斯加地质公园里的奇幻景观

  马达加斯加七号公路是首都塔那那利佛通往西海岸海滨城市图利亚最好的国道,道路状况像中国的乡间公路,然而车窗外的风景却是极美。路边常见一些无人看管的货摊,比如卖炭的,比如卖木制车模的。只要一停车,摊主就会闪电般出现在你面前,仿佛从土地里冒出来一样。


 

七号公路


       马达加斯加七号公路沿线最值得让游客停留的是伊萨鲁国家地质公园,这里有形成于侏罗纪时期的独特地貌和原始森林,生长栖息着众多独特珍奇的动植物。在这里,你还有机会和狐猴共进午餐。


 

七号公路


       可以选择下榻紧邻奇岩异峰的酒店HotelIsalo Rok Lodge,不同于非洲原始部落的简单,这里更有法式生活的浪漫,与天地亲近,夜色中的星月仿佛伸手可及。

 


HotelIsalo Rok Lodge


       地质公园里最著名的景观是两块石头,一块叫“伊萨鲁之窗”,是拍日落的最佳位置;另一块是"伊萨鲁女王",高傲地顶着王冠的女性侧影也很令人着迷。


 

 伊萨鲁之窗


       在伊萨鲁国家地质公园徒步旅行一天,便遇到各种犹如天外来客一般的奇葩动植物,让人觉得必定有神灵厚待于这片土地。

  马达加斯加的变色龙很出名,变色虫(实为竹节虫)的知名度好像不高。这种与树枝颜色和形状都相似的虫子,抓在手里能感觉到它无助的挣扎,只好赶紧将它放回树枝上,并向它说抱歉。


变色虫


       在伊萨鲁地质公园徒步时,如果运气好,可寻见一种会跑来跑去的“花儿”,一簇簇洁白细长的花瓣在树枝上快速地跑动着,像动画片似的。

 


  仔细一看,它是一种昆虫,因为身子细小,被白毛覆盖,让人误以为是花儿。在当地向导的告知下得知,这种名作“flower bugs”的“花儿”一遇到下雨,便会化蝶而去,更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flower bugs

 


       伊萨鲁国家地质公园是马达加斯加最受欢迎的国家公园之一,这里高地沟壑纵横,石林高耸,暗河流淌,深谷险峰,却又存在着保存良好的原始森林,又因为众多独特珍奇的生物而充满奇趣,在这里,你将感受和探索大自然的神奇美妙。


  邂逅属于马达加斯加温柔的一面


  在穆龙达瓦,可以享受的东西太多。爱吃海鲜的人,在这里将如鱼得水,一只七八两重的螃蟹只要500阿里亚里,仅相当于1.6元人民币;爱戏水玩沙的人,这里有美丽干净的海滩,还有一帮纯真的孩子很乐意陪你玩。



Nosy Kely

 

        或者,你也可以租一艘小船,去看海上葱郁无边的红树林,然后登上一座叫Nosy Kely的小岛,到渔村里体验当地渔民的乡村生活。


  在Nosy Kely沙滩上,渔妇的塑料盆里放着两只待售的鱼儿,一看,不禁一惊:是小双髻鲨!这种鲨鱼长得特别有趣,头犹如一把锤子,眼睛长在锤子的双端,可准确地定位猎物的方向。然而,遇上聪明的人类,这些身怀绝技的鱼儿也只好乖乖地“缴械投降”。

 


Nosy Kely


       当然,来到Nosy Kely小岛,最大的收获是搞清楚马达加斯加女人脸上涂抹的美容“泥巴”原来得益于岛上生长着的一种树。

  这种树叫卡达芙(Katafray),有“愈疗之树”的美誉,涂到脸上冰冰凉凉,既舒服又防晒。据说卡达芙含有皮肤日常美容保湿所需的重要元素,能令肌肤一天都保持水润光滑。用化妆品的广告来说,它具有很强的表皮锁水能力,是天生的美容佳品。

 


Nosy Kely


       正在井边洗衣服的姑娘十分热情,为我演示了取树皮、磨树皮、涂抹到脸颊上的全过程。满脸“泥巴”的她,不仅外貌深得卡达芙润泽,而且心灵亦如“治愈之树”一样给人以温暖如春的美感。

 


街头孩子


       沿着七号公路途经安巴拉沃(Ambalavao)时,我在一家客栈吃了午餐,依旧是牛肉、猪肉和香肠的马达加斯加烹饪法。如何描述马达加斯加极好的生态呢?上厕所都能遇见大蜥蜴,欣赏它悠游于开满艳丽花朵的三角梅丛中。


  客栈后面有一座鲜花纸工坊,制作的原料来自于一种叫Avoha的树,加热其树皮,锤击之,从中提取纤维,先制作出纸张,然后在纸张上缀贴鲜花和草叶,并在阳光下晒干,经手工撕边,制作成贺卡、挂画。整个过程原始、浪漫、环保。


 鲜花纸工坊


       回国后,我专门到图书馆查找了资料,才知道马达加斯加最早的造纸工坊就在安巴拉沃,这种造纸工艺从未失传。产于安巴拉沃的鲜花笺等手工鲜花艺术纸,很受欧洲、日本等地消费者的欢迎。


 


       这样制作出来的鲜花笺,让人情不自禁联想起唐朝女诗人薛涛参与制作的浣花笺,这种红色纸笺曾被薛涛用来写诗,与元稹、白居易、杜牧、刘禹锡等人相唱和,并以“薛涛笺”闻名于唐代文坛。


  相传浣花笺是由“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制作而成。而安巴拉沃的鲜花笺,其原料亦来自树皮和花草,丝毫不逊色于“薛涛笺”,在上面写诗亦是富有雅趣的。 

 

 


       忍不住买了一些鲜花笺,让远在千万里之外的亲友们也闻一闻马达加斯加的花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