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世纪马达加斯加的梅里纳王国君主——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
作者:https://tieba.baidu.com/p/4878031722    更新日期:2017-05-12    访问次数: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Andrianampoinimerina),(1745–1810),从1787年开始统治马达加斯加岛的梅里纳王国(Merina Kingdom),直至去世。他结束了梅里纳王国长达77年的内乱,对外积极扩张国土,控制了马达加斯加岛的大片土地。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在马达加斯加岛文化中占有极为崇高的地位,几乎等同于神,他被认为是马达加斯加岛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推翻了他的舅舅,伊默里纳阿瓦安德安诺(Imerina Avarandrano,伊默里纳地区北部)的统治者Andrianjafy,使他自己登上王位。在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登基前,伊默里纳阿瓦安德安诺常常卷入梅里纳王国的其他三个相邻的割据政权的冲突中,但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成功的结束了内战。他在安布希曼加修建堡垒城镇,作为他的首都,安布希曼加作为马达加斯加人心目中的圣地,在政治与文化方面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安布希曼加的蓝山行宫保存至今,并在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他统一了伊默里那地区后,继续对外扩张势力范围。他成功地收服了贝齐寮人(Betsileo)、斯汉纳卡人(Sihanaka)、别扎诺扎诺人(Bezanozano)、巴瓦人(Bara)。他在位23年,他已经成功的统一了伊默里纳地区,并且极大程度上的扩张了梅里纳王国的领土,他一直梦想着统一整个马达加斯加岛。他的儿子拉达马一世(Radama I)继承了他的父亲的遗愿,继续对外扩张,并基本实现了他父亲的遗愿。

 

20世纪初绘制的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画像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于1745年左右出生于马达加斯加岛中部的伊卡洛(Ikaloy),他的母亲是梅里纳国王Andriambelomasina(1730–1770在位)的女儿Ranavalonandriambelomasina公主,他的父亲则是一个名为Andriamiaramanjaka的出自伊默里纳北部的阿拉哈马丁塔尼王国(Kingdom of Alahamadintany)的Zafimamy王室家族的贵族(Andriana)。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舅舅,伊默里纳阿瓦安德安诺的统治者Andrianjafy被指定为Andriambelomasina的继承人,Andrianjafy于1770年至1787年统治伊默里纳北部地区。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出生时,战乱与饥馑袭扰着伊默里纳地区。在一个多世纪前,马达加斯加岛中央高原的梅里纳王国在拉兰博国王(Ralambo,1575–1612在位)至Andriamasinavalona国王(1675–1710在位)这段时间内保持着繁荣,不断对外扩张,国内稳定和谐。可是Andriamasinavalona决定将王国分给他的四个儿子,使得梅里纳王国陷入长达77年的内战,随后的统治者无力掌控奴隶贸易与人口迅速增长。梅里纳国王早就期盼着收服Zafimamy家族所统治的阿拉哈马丁塔尼王国,使国土向北拓展,避免阿拉哈马丁塔尼王国威胁梅里纳王国的北部领土。 而阿拉哈马丁塔尼王国的统治者也期盼着收服梅里纳王国的领土,使他们的国土向南延伸。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父母就这样进行了一场政治联姻。双方达成了协定:Andriambelomasina死后,他的儿子Andrianjafy继承王位,  Andrianjafy死后,王位传给Andriambelomasina的外孙,也就是这场政治联姻所带来的孩子。这位孩子即位后,两国将联合统治。

位于马达加斯加的安博希特拉比毕(Ambohitrabiby)的拉兰博国王墓葬

 

       Zafimamy家族在此之前实行内部婚姻制度,因此很少掺杂马达加斯加岛最初的移民瓦赞巴人(Vazimba)的血统,然而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拥有部分瓦赞巴人的母系血统。这部分瓦赞巴人血统来自Andriamanelo国王(1540–1575在位),他是瓦赞巴人的女王拉佛西(Rafohy,1530–1540在位)与梅里纳国王马列罗(Manelo)的儿子。

 

1869年伦敦布道会绘制的Andriamanelo国王画像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出生于马达加斯加传统历法的阿拉哈马迪月的上弦月期,这被认为是吉祥如意的象征。他的父母为了使他免受邪灵的纠缠,按照马达加斯加岛习俗,为他取了个贱名——Ramboasalama (意为“健康的狗”),在儿童时期又改为Ramboasalamarazaka。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在他的父亲位于Ikaloy的宫廷中度过了他的童年,他一直接受传统教育,包括马达加斯加岛传统的棋类游戏——迂棋(Fanorona),这促进了他的智力发展并成功地锻炼了他的战略思考能力。未来将要成为统治者的年轻贵族需要学习马达加斯加的传统演说形式——“卡巴利”(Kabary),这是一种格式化的公众演说形式,每当统治者们公开演讲,表示感谢、慰问、谴责时,必须要使用这种演说形式,这甚至关系到统治者的统治将是否成功。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学会在演说中恰当地运用马达加斯加传统的的“奥哈博拉纳”(即谚语),这将使他们以后可以掌握良好的口才,表达自己的看法,这对统治者而言极为重要。年轻的梅里纳贵族也常常要学习演奏瓦里哈琴(Valiha),这是一种竹管乐器。在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大约十二岁时,他又前往安布希曼加,开始在他的外祖父Andriambelomasina国王的宫廷中接受教育。

 

马达加斯加传统的双人棋类游戏——迂棋

 

马达加斯加的安布希马哈苏阿(Ambohimahasoa)的一位瓦里哈琴演奏者

 

       作为一位年轻人,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参与商业活动,而且他可能也参与了奴隶贸易。在此期间,他作为平民的保护者,从而赢得了在民众心目中的威望。他致力于捍卫梅里纳民众免遭萨卡拉瓦人(Sakalava)战士与奴隶贩子袭扰并参与反腐败斗争。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人,他并不倚仗自己身为王子的特权,他所具有的独立自主、气质高贵、坚韧不拔、有正义感的品质使他在安布希曼加的平民与奴隶中间广受欢迎。与他广受欢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众普遍对他的舅舅Andrianjafy的统治感到不满,他被看作是专制而又无能的统治者。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经常对民众作出各种政治许诺,这被Andrianjafy视为对自己的威胁。于是他下令处决他的外甥的支持者,但这是令他更加不得民心。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在安布希曼加的住宅

 

       虽然Andrianjafy最初可能愿意信守承诺,将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作为他的继承人,不过在他自己的儿子出生后,情况似乎改变了,他的妻子说服他不顾自己的父亲先前立下的承诺,将他自己的儿子立为继承人。Andrianjafy好几次试图杀死他的外甥,但每次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都得到了Andrianjafy的兄弟的提醒,并由此成功躲过一劫。1787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42岁时,他们二人之间的矛盾迎来了转折点。Andrianjafy决定向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在安布希曼加的住宅派出一批刺客,与以往一样,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得到了Andrianjafy的兄弟的提醒。但是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并没有逃离安布希曼加,而是遵循了一位老者的建议,献祭了一只公羊以祈求祖先的庇护。这位老者随即召集了十二位德高望重的安布希曼加本地人以及三十位士兵,按照Andriambelomasina先前的承诺,拥护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登基,推翻Andrianjafy。

        此次政变成功后,Ramboasalamarazaka正式采纳了新的执政名: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Andrianampoinimerina)。从此史料记载中便以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称呼他。 


       安布希曼加的居民纷纷宣布拥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而Andrianjafy召集了来自他的家乡埃拉费(Ilafy)的队伍,以此与安布希曼加的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势力相对抗。双方都装备了矛与火器。在Marintampona的初次战斗中,埃拉费军战败了;双方在Amboniloha再次发生战斗,这场战斗发生在夜间,并且双方不分胜负。清晨时分,Andrianjafy带领部队行进到阿诺西(Anosy)北部,双方再次爆发了一场持续两天的战斗。埃拉费军在战斗中败北,他们撤退回村中,并且决定转而投向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摆脱Andrianjafy的统治。人们劝Andrianjafy前往安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和阿拉索瓦(Alasora)寻求盟友支援,但在他离开后,人们又关闭城门,表示他们决定遵从当初Andriambelomasina的承诺,弃暗投明,拥护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登基。此时的Andrianjafy只得四处寻求支援以重登王位,他前往安塔那那利佛、安博希佩托、阿拉索瓦、阿诺希扎托试图求得援助,但每次他都被拒绝。1787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逮捕并流放他的舅舅后,双方的冲突宣告结束。关于Andrianjafy的死因,说法不一,有说法说他在流放中死去,有说法说他被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拥护者杀死。


       18世纪70年代,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开始执行他的扩张计划。他夺得了马达加斯加中央高原的大片土地,还掌控了伊默里纳十二圣山(Twelve sacred hills of Imerina)。

     1793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收服安塔那那利佛,与安塔那那利佛与安博锡德拉特利莫的统治者建立盟约。不过安塔那那利佛与安博锡德拉特利莫的统治者偶尔还是会挑战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权威,于是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索性罢黜了这两位领主。1794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开始重新平定安塔那那利佛,他在1797年取得最终的胜利,安博锡德拉特利莫也在不久后重新收服。1795年,他获得了伊默里纳地区的许多领主的宣誓效忠。1800年,他将伊默里纳地区的几个独立王国收入势力范围。他通过与各地领主进行联姻来巩固他与地方领主们的联盟,据说他总共迎娶了十二位地方领主的公主,他分别为每位妻子在伊默里纳十二圣山上修建了一座住宅。他将王国的政治性首都定为安塔那那利佛后,他又将王国的精神意义上的首都定为安布希曼加。

 

地图上标注的伊默里纳十二圣山

 

       1800年下半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使马达加斯加的十八个部族归入梅里纳王国的统治,马达加斯加岛上的部族要么恭敬地迎接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派出的使者,宣布愿意成为梅里纳王国的附庸,要么就要面对军队的征讨。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首要扩张目标是当初梅里纳王国曾经控制过,但如今已沦为其他部族势力范围的地区,尤其是东方的斯汉纳卡人、别扎诺扎诺人。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随后巩固了梅里纳王国在南方的贝齐寮人领地的统治,并在南方的安卡拉特拉山(Ankaratra mountains )和法拉斯霍(Faratsiho)建立了保护梅里纳人移民的军事据点。伊默里纳地区就这样被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巧妙的外交策略联合起来。然而梅纳贝地区(Menabe)与马南吉纳地区(Manangina)的萨卡拉瓦人以及别扎诺扎诺人的领地都拒绝服从梅里纳王国的统治,虽然梅里纳王国已经尽力对这些地区宽容对待。

 

马达加斯加岛的部族分布

 

       黑色部分是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刚刚登基时的梅里纳王国领土,深绿色部分时他去世时梅里纳王国的领土,他的后继者继承了他统一马达加斯加岛的遗愿。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逐步征服四周的大片土地,这使得萨卡拉瓦人严重不满,他们逐渐成为了梅里纳王国的主要威胁。他们曾率部队袭击伊默里纳地区并带走大批奴隶,这些梅里纳人奴隶全都被运往海边,卖给欧洲的奴隶贩子,他们曾不止一次袭扰伊默里纳地区并攻破都城。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曾试图通过多种手段安抚萨卡拉瓦人,还曾经提出要建立政治联姻,但都没有取得什么成效。

 

1900年巴黎世博会所展出的萨卡拉瓦人的鳄鱼木雕

       一些梅里纳贵族与王室成员也开始对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统治构成威胁。   Andrianjafy被废后,他又组织了一次针对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暗杀行动,这次暗杀行动被一位知情者泄密,使得这个阴谋遭到挫败。作为奖赏,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让泄密者的女儿嫁给了自己的儿子,未来的国王拉达马,他还同时承诺,这场婚姻带来的孩子将会在拉达马死后取得优先继承权。不过他们二人到头来没有生下一个孩子。但在1828年拉达马死后,这位王后成为了女王,并统治马达加斯加岛长达33年,史称拉纳瓦洛娜一世女王(Ranavalona I)。   

 

拉纳瓦洛娜一世女王的画像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统治也遭到了他的养子拉博多拉希(Rabodolahy)的威胁。他试图杀死拉达马,这桩密谋失败后,他又试图刺杀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但还是以失败告终,拉博多拉希最终也被处决。
       1797年,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巩固了他对安塔那那利佛的统治,这座城市原本是梅里纳王国的首都,现如今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使他重新恢复梅里纳王国的政治性首都地位,他大力重新规划并积极发展这座城市。他希望这座城市能够成为他的王国的缩影,他统治下的每一块领土都将会被浓缩投射在城市规划中。这座城市的高度、空间与方位都与梅里纳人的神圣象征相关联。他还保留了位于安塔那那利佛的最高峰的皇家院落——安塔那那利佛的鲁瓦宫(Rova of Antananarivo) ,并扩建城市中心的建筑。他还在1800年重建了贝萨卡纳(Besakana),这座被称为“王国的宝座”的建筑于17世纪初由Andrianjaka国王修建,这是安塔那那利佛的第一座皇家建筑。这其中的的几座房屋被指定为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住所。此外,他还使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分别居住在城市的不同区域。奴隶们(Andevo)居住在城市的南端,而南方在梅里纳人的宇宙观中被认为是不受欢迎的方向;皇室的仆从阶级居住在东南端;而梅里纳王国的Hova(自由民)则被分配在皇室院落的西侧;梅里纳的Andriana(贵族)们分为七个阶层,他们则居住在宫殿神圣的北侧与东北侧。每个氏族都被分配到属于自己的区域。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在安塔那那利佛的住所——贝萨卡纳(Besakana)
为了巩固他的统治,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强调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是由神灵和梅里纳王国历代先王赐予的,马达加斯加传统的护符——萨皮(Sanpy)在马达加斯加文化与宗教中占有重要地位,并与统治者有着密切联系,他对这些超自然力量表示尊重。他还专门向马达加斯加东海岸的Antaimoro部族中的“Ombiasy”讨教,Ombiasy们会使用基于阿拉伯语字母拼写马达加斯加语的文字“Sorabe”,他们还掌握大量巫术、科学、礼仪知识。

 

 

        马达加斯加传统的“萨皮”护符,常常由木料、贝壳、象牙、珠子等制成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对伊默里纳的土地的管理则结合了传统模式与个人创新,全国的土地都从名义上属于国王,国王派出贵族监督管理这些土地。土地则由平民耕种,每个平民家庭可以根据家庭大小获取相匹配的耕地,以此养活全家,而且每户家庭都必须向国王缴纳赋税。此外,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还制定法律,允许儿童向屠夫索取一天下来还没有卖完的肉,一贫如洗的人也可以从别人的田地里获取木薯食用。这样,大多数国民的营养需求得到了满足。

 
       对贵族阶层的划分已经在16世纪时由Andriamanelo国王完成,不过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对其再次加以修订。他给予贵族们新的权利与义务。贵族们可以在住宅中放置雕塑或黑隼的图像以表明自己的贵族身份。他也要求加强大氏族与大众之间的联系,并要求对资源进行适度合理、公平公正的分配。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还下令:各个家族应建造更大的家族集体墓地,以安葬每位家族成员的遗体,每位家族成员必须要分担墓地的修建工作与死者的下葬工作。
他还修改了一部分传统的宗教仪式,使整个国家的宗教信仰以他为核心。就如同17世纪的拉兰博国王创立Fandroana节(马达加斯加的传统新年)一样,为了巩固他的统治,他宣传自己拥有不可侵犯的神圣力量(Hasina)。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继续实行梅里纳王国传统的Fanompoana政策,这是一种以徭役代替赋税的政策。他在位期间修建了不少公共设施,包括修建水利工程以灌溉安塔那那利佛周围的Betsimitatatra平原上的水稻田。他组建了多支工程团队,并鼓励他们互相竞争,并惩罚在修建工程的过程中没有尽力的团队。他还动员马达加斯加乡间传统的音乐、舞蹈艺术形式——希拉贾西(Hiragasy)的表演者们在城镇与乡村间以音乐与舞蹈的形式传播新闻,宣传他颁布的法令与民众应遵守的行为规范。

现代马达加斯加的稻田

现代马达加斯加的希拉贾西表演者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还制定了法律系统,他是第一位建立明确的民事与刑事法规的梅里纳国王。后来,他指定的法规由他的儿子拉达马加以完善并进行文字记录。他宣布了十二项死罪,而且这些罪犯的家人也要受牵连而被降为奴隶。他希望通过这些严厉的法令打击危害社会的行为。酒精、大麻、烟草也被禁止,不过他们依然十分盛行。如果他的法律难以判断被告是否有罪,他就会实行马达加斯加传统的“坦格那审判”,被告将会服下由马达加斯加的一种名为坦格那(Tangena)的植物结出的有毒果实制成的毒药,倘若被告服用毒药后没有死亡,则证明他是无辜的。

 

19世纪的画作中描绘的“坦格那审判”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还在安塔那那利佛的Analakely区建立了佐马市场(Zoma market),据说这座市场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户外市场,直至1997年解散。在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统治时期,这座市场成为了奴隶与大宗货物的交易中心。据估计,每年国王都要贩卖接近1800位奴隶,以从法国商人手中换取枪支弹药,法国商人则将这些奴隶带到毛里求斯与留尼旺。这些贸易促进了王国的经济发展,也使得充实了国王的腰包。国王在某些利润丰厚的商品贸易中取得了垄断地位,这使得财富聚集到国王手中,避免他的政治竞争对手拥有大量财富与强大影响力以对他的统治构成威胁。这使得部分贵族严重不满,但却使他赢得了平民与奴隶的拥戴。他也常常会在平民与贵族的纠纷中选择支持平民,以此巩固他在民众心目中伸张正义、公平正直的形象。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通过建立官方市场、规范市场规模以控制商业与经济,他还制定了度量衡,包括长度与体积单位。他建立了安塔那那利佛的第一座集市,现在那里已经被Analakely市场的一座座瓦房占据。他规定星期五(Zoma)为赶集日,佐马市场故而得名。每到星期五,人们前来市场进行贸易,市场上撑起无数白色遮阳伞,整座山谷仿佛变成了遮阳伞的海洋。由于佐马市场严重的交通堵塞与安全隐患问题,马达加斯加的政府官员于1997年将市场拆分,使人们分往多个地区赶集。伊默里纳地区在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统治下欣欣向荣,使得人口迅速增长。

拆解前的佐马市场的照片,可想见当年盛况

       他还组建了一支名为Foloalindahy(意为“十万士兵”)的军队,凡是符合服兵役条件的男性公民都可以应征入伍。这支部队常常捕捉奴隶以供梅里纳的贵族和平民使唤或用于公共设施建设,不少奴隶还被卖到沿海地区出售或获取枪支弹药。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武器装备有不少来自他与马达加斯加西部沿海地区的商人的交易。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于1810年死于安塔那那利佛的鲁瓦宫内的Mahitsielafanjaka屋,享年65岁。他一生妻妾无数,总共留下了11个儿子,13个女儿。按照先前的梅里纳国王的瓦赞比人传统,他的遗体被放置在银制的独木舟中(不同于传统的镂空的原木制成的独木舟),安葬在安布希曼加的Tranomasina陵墓中。1896年法国将马达加斯加纳入殖民地后没多久,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陵墓在1897年3月被法国人摧毁。他们迁走了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遗体,将其改葬到安塔那那利佛的拉达马一世的陵墓中。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削弱安布希曼加这座城市的神圣性,削弱梅里纳王国王室在马达加斯加民众心中的地位。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的继承者是他的儿子拉达马,史称拉达马一世(Radama I),当时拉达马一世已有18岁。为了履行他对王位继承的承诺,避免他的儿子们争夺王位,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将他的长子Ramavolahy杀死。

 

拉达马一世的画像

 

 

       安德里亚纳姆波伊尼梅里纳至今仍在马达加斯加文化中占据着重要地位,马达加斯加的历史教科书上这样评价他:他是一位英雄,也是马达加斯加统一国家政权的奠基者。梅里纳王国一直延续到19世纪末,直至马达加斯加被法国吞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