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傍“飓风海岸”的宁静水道——马达加斯加庞加拉纳(Pangalane)大运河
作者:     更新日期: 2019-12-30     访问次数: 54

作为一个岛国,马达加斯加有漫长曲折的海岸线。高大的椰林,白色的沙滩,蓝色的大海,树色掩映中的高脚草屋,海风推动下的层层海浪,丽日闲云,渔棹归帆,构成了岛国沿海的诗意画卷。然大岛之美,并不止于此。紧邻东海岸,还有一条旖旎内敛的人工河道,并不为大家所熟知。它就是绵延近七百公里的庞加拉纳运河(Canal des Pangalanes)。这条运河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丰富的人文烙印、多样的风物景致而自有其迷人风韵。细论马岛之美,不可不知此条水道。


庞加拉纳运河的开凿历史

庞加拉纳运河位于马达加斯加东海岸,北起塔马塔夫(Tamatave的富尔潘特Foulpointe,南至法拉芳加纳(Farafangana),全长665公里。


庞加拉纳运河示意图


马达加斯加东部沿海地带海浪汹涌,暗礁众多,不但常有台风光顾,更有大量鲨鱼出没,所以被称为 “飓风海岸,极其凶险恶劣。而东部沿海有很多河流入海口,湖泊,水塘,环礁湖和沼泽。十九世纪初,马达加斯加国王拉达玛一世(RADAMAⅠ),不顾舟车劳顿,水陆交替,巡行至塔马塔夫。有感于道路阻隔,交通不便,萌生了在东部沿海地带开凿一条联通南北的安全水路的想法。1827年,在其命令下工程启动,但很快就停工了,其宏图未能实现。

在法国殖民时期,约瑟夫·加连尼将军(Joseph Gallieni)再次启动这项工程,计划从塔马塔夫的富尔潘特开凿到法拉芳加纳。1896年,在殖民政府的支持下,成千上万的当地劳工和五千名来自中国的苦力Coolie)开始了运河的开凿工作。劳工所用之工具不过是铁锹、铁镐、箕筐而已,条件极其简陋恶劣。八年以后,1904年,工程终于完工。这是一项福泽百姓的工程,因为这条水道与近海航道相比,非常安全便捷。但在使用的过程中,由于缺乏维护,很多航段由于泥沙淤积、水草植物的蔓延而失去了通航条件甚至断流。沿海铁路的修建与桥梁的建设更抵消了其重要性,庞加拉纳运河一度被人遗忘。


运河开凿的历史照片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庞加拉纳运河的运输

资料来源:http://aidermadagascar.over-blog.com/article-cliches-de-madagascar-des-annees-50-60-62623535.html

 

马达加斯加独立以后,制定了自己的发展规划。除修桥筑路以外,疏浚大运河也被列入建设计划。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政府开启疏浚河道工程,以便让庞加拉纳运河重新恢复生机。本次工程疏浚了从塔马塔夫(Tamatave)河流入海口到马南嘉利Mananjary)河流入海口共计420公里长的河道。这次疏浚让运河北段全线达到了通航条件。北段运河因之而繁忙,独木舟、平底驳船、游船、竹筏等小型船只穿梭不断,两岸之竹子、甘蔗、咖啡、丁香、胡椒等货物,因之而实现了南北互通。相较于北段,南段的运河试航性差,较为冷落。

2016年摩洛哥王国和马达加斯加签订了重新疏浚庞加拉纳运河的原则协议。但一直没有启动。2019622日,为了吸引更多游客,促进区域经济发展,马达加斯加现任总统安德里·拉乔利纳(Andry Rajoelina)宣布启动这项疏浚工程。目前工程正在进行。相信经过此次疏浚,庞加拉纳运河将会重新焕发生机,迎来世人更多的关注。

l’express 关于重启运河疏浚项目的报道


静伴喧嚣的旖旎水道

庞加拉纳运河蜿蜒绵延,几乎与海岸线平行。它紧傍大海,最近处不足百米。很多时候,两者只有一村之隔,一丘之隔,甚或一岸之隔。

运河与大海有时只隔一个沙滩

庞加拉纳运河紧傍海岸线


名为飓风海岸,东海岸的海浪之狂谲,暗流之汹涌是出了名的。沿海的渔民为了捕鱼,需要驾驶独木舟翻越二百米宽的近岸大浪区,才能到达相对平静的捕鱼海域。每天清晨时分,沿海渔民结伴而来,各自操小舟迎浪逆进,在浪巅波谷间奋勇穿梭。偶有不慎,便会船翻落水,身陷险境。世人但知海鲜之味美,渔人迫于生计,出入风波里、以命相搏的辛酸,又有几人能解呢?

运河内则是另一番景象,与大海之狂野喧嚣,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里水是绿的,风是轻的,波是柔的。夹岸枯木翠篁,乱猿逸鹤,别有意趣。水中莎草睡莲,浮鸭赤鳞,各自怡然。自南之北,沿途风物迥异。椰子林、甘蔗林、香蕉林、旅人蕉、棕榈树、拉菲草丛,随处可见;各种不知名的奇花异草,应有尽有。

河边安静的农舍

图片来源:https://www.arteliagroup.com/en/expertise/markets/water/waterways-canals-and-locks/canal-des-pangalanes


泛舟河上,不时有各种独木舟、平底船迎面驶来。在眼光交互、招手致意之间,与水中捞鱼者,与河边洗衣的妇女,与岸上戏耍的顽童,与田地劳作的农夫,完成了难得之机缘相逢。


运河里往来的小船

  

运河里捕鱼者

运椰子的小木船

河边木屋与浣洗主妇


岸边的野渡荒村,更能让人体会出一种穿越时空的诗意与遐思。不知从何时起,像诗人笔下的渡口人疏黯翠烟岸侧枯杨卧玉龙渔梁渡头争渡喧苍桧丹枫古渡头,小桥横处系孤舟回首隔江烟火,渡头三两人家这样诗意场景,早已在中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桥梁高速、大厦厂房。高速运转的社会碾碎了陶渊明们的诗意人生。马达加斯加的庞加拉纳运河不一样!你可以在几十公里的水道上悠闲地度过一天。古树横欹之下的渡口,散立着几个赶船的行客与商贾,偶有闲坐的村汉、浣洗的主妇。沙堤上的鱼市,热闹拥挤。三两人家,错落有致,用木杵舂米,支石块爨炊,无不充满田园气息。


古树下的运河渡口


高坐船头,听木桨击水,看乱云飞渡,消无所事事之闲,亦是一趣。



运河沿途有天然河流、湖泊与大河入海口,也有人工开凿的逼仄通道。水流疾徐不一,水域宽窄不等、深浅有别,再加上风物变幻更使这条水道充满无穷魅力。

因为紧傍大海,游览者可以随时弃船登岸,越过沙丘与村落,领略飓风海岸的狂野之美,感受溪岸人家的原生态生活方式。庞加拉纳运河的宁静,不但为沿海的居民给予了庇护与滋养,也为被高速生活所碾压的外国游客提供了另一种生活启示与范式。


散落两岸的明星村镇

庞加拉纳大运河从南到北连接了无数的市镇村落与码头。从马南嘉利到塔马塔夫,有五处较大运河码头:马南嘉利(Mananjary)、努西瓦里卡(Nosy Varika)、马哈努鲁(Mahanoro)、瓦图曼德里(Vatomandry)和安比拉(Ambila)。沿岸村落散布,有些兴起于运河开通之后,有些则有更悠久的历史。其中一些知名村镇,或因交通便利,或因风景秀丽,或因文物古迹,或因以传统产业和独特物产而深受外国游客的青睐。今择要介绍一二。

马南嘉利(Mananjary),位于运河中段靠南位置。这个城市位于马南嘉利河的入海口,故与马南嘉利河同名。庞加拉纳运河穿城而过,把它分为东西两个部分。运河的渡口生机勃勃,渔民、商人、菜农汇集于此。它的海边海浪很大。马南嘉利地理位置特殊,海道与河道相通。于此可同时领略海岸与内河迥异风情。马南嘉利以北运河航段通航条件好,航运繁忙。以南航段适航性差。

马南嘉利运河上的断桥


距离马南嘉利北边不远,有一个昂布伊察拉(Ambohitsara)村值得一提。它是运河边的一个很有名的村子。这个村子位于一个沙岗之上,三面环水:东边是印度洋,北边是法南塔拉(Fanantara)河,西边是庞加拉纳运河。村里有2000多名居民。这是靠近马南嘉利市一个最重要的安汤巴武阿卡(Antambahoaka)部落村镇。村子因有一个神秘的石象而出名。这个石雕也被人称为石野猪。它的来源一直是一个谜。从形体来看,这个石雕更像是一头亚洲象。所以有人猜测这个石象是从苏门答腊运过来的。还有当地人说这是安汤巴武阿卡祖先从麦加(Mecque)运过来的。但也有学者说石雕的石材取材于马达加斯加本土,因为马达加斯加有绿泥片岩石,这个石象应该是在马岛其他地方雕成,然后运过来的。石象内部凿空,在象身上开有六个大小不一的空洞。其中背部两个,额头一个,较大。有人说这是为了盛放祭品,也有观点认为空洞有类似于中国的香炉的功用。石象谜一样的传说和独特的造型,增加了这个村子的神秘性。马达加斯加科学院把石象列为历史文物(195529日法令342-E)昂布伊察拉居民也把石象围了起来,以加强保护。这个村子的海岸,也是冲浪的好地方。

神秘的石象

图片来源:http://www.tongasoa-madagascar.com/wp-content/uploads/2013/04/0309-Vatolambo.jpg

 

阿尼拉维纳尼(Anilavinany)靠近安达涅察瓦卡(Andragnazavaka)海湾和马尔拉(Mahela)湖。它的出名因为法国建筑师让·拉保尔德(Jean Laborde)。1831年,让·拉保尔德在马尔拉(Mahela)村附近的海域翻船。后来。他成了拉娜瓦露娜一世(Ranavalona I)女王信任的御用建筑师,为女王设计修建了王宫。这个村子里陈列着两件文物:一个铁锚和一条铁链。这是1997年捞出来的让·拉保尔德沉船遗物。

·拉保尔德的沉船遗物

图片来源:http://www.tongasoa-madagascar.com/wp-content/uploads/2013/04/0311-Ancre.jpg

 

努西瓦里卡(Nosy Varika),马南嘉利向北130公里处,也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村镇。但它常常是飓风登陆的地点。努西瓦里卡向北15公里有一个地方叫阿纳朗普奇(Analampotsy),这里有三个相连的大湖,被称为“鳄鱼湖”

努西瓦里卡运河上的大桥

马达加斯加运河边的高脚草屋

  

马哈努鲁(Mahanoro)在曼谷鲁(Mangoro)河入海口以北9公里处。它位于运河和大海之间。运河和大海之间还有一个间歇性开合的连接通道,当大水上来,运河与大海连为一体,颇为开阔壮观。在马哈努鲁的渔民捕鱼亦是一景。东方未白,朝霞满天之时,渔民早已集结在了海边。推小舟入海,看准时机冲浪入海,直至变成海里的一个个小黑点。捕鱼归来,他们亦须穿过大浪。看他们以娴熟的技巧在惊人海浪里穿梭,很是震撼。

游览者还可参观一下沿河的一些酿酒厂(如当地称Betsa Betsa酒厂),里面生产当地的白酒。这种酒是把芒果汁、木瓜汁、石榴汁、刺果番荔枝汁等混合在一起发酵而成。这种酒的后味有点像葡萄酒或苹果酒。当地人还会盛情请你喝Betsa Betsa酒。主人一般比较豪爽,如被拒绝会感到受到冒犯。

运河沿岸村落还有一些精油加工厂和草编作坊,也可驻足观望一下,了解一下当地风情。运河甚长,这样介绍难免挂一漏万,只是智识所限,不得尔尔。

庞加拉纳运河所连接的村落市镇,都位于交通不便的偏远地区。也正是这个原因,它才能得以保存自己的传统生活方式和原生态自然风光。诗云:大岛百年古运河,傍依海岸惠民多。客来南北亲奇色,舟泛古今证碧波。蟠木横枝荫野渡,渔夫布网起劳歌。土风遗迹犹然在,访览敛思堪咏哦。确实,它的神秘、悠闲、内敛、安静与旖旎,是治愈现代人浮躁、喧嚣、浅薄与无聊的一剂良药,值得我们去那里放慢脚步,放松心情,mora mora(马达加斯加语,慢慢的意思)地品味与思索人生。

  

本期作者魏祖钦,江西师范大学博士,塔那那利佛大学孔子学院教师。